jump to navigation

政府學不乖,怎麼叫人民不歪? September 27, 2007

Posted by TSAI HONG-BIN in Diary.
trackback

今天的新聞除了王19勝,緬甸暴動,就屬華岡之狼假釋出獄的新聞最受矚目。我個人認為,此類重刑犯不只不應假釋,還應加重刑罰到死刑或無期徒刑。無期徒刑是很客氣了,還讓他白耗納稅義務人的錢…。

該死的人不死,就會讓不該死的人失去性命。政府學不乖,自以為刑罰輕就是重人權,反而嚴重漠視守法百姓的人權。

以前打辯論賽有參與過兩個題目:「是否應有死刑」及「強姦應否採告訴乃論」。我個人對這兩條命題都採正方態度,而反方常用的論點是

1. 死刑無嚇阻效果,並可能刺激殺人犯多殺幾個人「回本」。
2. 無法挽回冤獄。

其實看看蘇建和案就會發現…不論冤獄與否,被關很久的人已經有太多事情無法挽回…。再者,本來就為了殺人而殺人者,會不會被判死刑應該早就和受害者人數無關了,反而是有目的的殺人者,人殺了目的也達到了,也沒有必要多殺一人來賺利息。

1. 應保護受害者避免二次傷害
2. 無法和解反而加強嫌犯的「報復心」

事實上是,真正的二次傷害,不是在法庭上敘述嫌犯的加害過程,而是嫌犯被假釋的那一刻,害怕、恐懼受到報復。

先不說 yahoo 放了一個民調問到「強暴犯可否假釋」,同事對於此一新聞莫不抱持義憤填膺的態度,認為反對嚴懲的人道主義者,不是沒有親身體驗過強暴犯的可怕,就是沒有親友被強暴過,才會故作姿態的暢談高調。或許加害者會因為義憤而殺人,就像先前有個十五歲的少年怒斬無賴父親,或白頭老爸淚斬無賴兒,但有強暴犯是義憤強暴的嗎?有些事情情有可原,那麼我們請法官從輕量刑。但不該原諒的,就該認真立法,嚴厲執法。以我微薄的法律常識以為,強暴是最不可被原諒的犯行,的確值得我花錢買顆子彈打死他。

不要說受害者有恨,所以欲制加害者於死地。被「小懲」過的嫌犯離開監獄後鐵定不會再犯?電子監控鐵定滴水不漏?再犯的話誰來負責?公權力能賠什麼?鬆垮的刑法和被政府當成選舉工具的法院加起來,就是一帖縱容不法分子的良葯,人心怎不惶惶?犯法的「前輩」進出監獄成好漢,守法的公民反而得畏畏縮縮的當「豎仔」。這是什麼樣的社會?

願上帝有靈,讓保護加害者的人,得到與受害者同等的傷害,才能用同等同情的心,說同等同情的語言。

Advertisements

Comments»

No comments yet — be the first.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

%d bloggers like this: